<em id="h1pjz"></em>

<th id="h1pjz"></th>

      <dd id="h1pjz"><noscript id="h1pjz"></noscript></dd>

    1. 財經聚焦

      12省區工資指導線漲幅下調 經濟減速或為主因

      日期:2012-06-25

      在企業利潤下降的大背景下,剛性上漲的工資也可能要被迫減速了。《經濟參考報》記者新近從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獲悉,目前已經有12個省級單位請示或公布了企業工資指導線,大部分漲幅比上一年下調。專家分析認為,盡管工資指導線只具有指導意義,但是它的增幅回落仍然能夠說明今年整體工資增長情況將面臨壓力。鑒于在經濟減速情況下的企業利潤下降被認為是導致今年工資增長速率可能放緩的主要原因,專家建議進一步推進結構性減稅以維持企業經營利潤,同時加速收入分配改革。

      放緩 工資指導線漲幅下調

      記者21日從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獲悉,目前已經有包括云南、天津、北京、山東在內的12個省級單位請示或公布了企業工資指導線,其基準線大多在14%左右,上線多超過20%,下線在5%左右,其中寧夏不設下線。

      從上述省級單位的情況看,大部分地區的工資指導線的漲幅比上一年下調,其中河北、陜西、上海等地增速下調較大,其基準線或上限增速均比上一年下降2至3個百分點。不僅如此,公布工資指導線的省級單位數量也有減少,較去年上半年的16個省市減少了四分之一。

      企業工資指導線是政府根據當年經濟發展調控目標,向企業發布的年度工資增長水平的建議,其作用主要是指導工資集體協商。根據國務院印發的《關于批轉促進就業規劃(2011-2015年)的通知》,“十二五”期間,我國將形成正常的工資增長機制,職工工資收入水平合理較快增長,最低工資標準年均增長13%以上。

      分析人士指出,工資指導線考慮到了地區經濟增速、物價水平、失業水平等情況,其增速下調反映出在今年經濟形勢不明朗,企業盈利能力受限的情況下,各地政府對于工資上漲水平的謹慎態度。

      “雖然工資水平不斷上漲的趨勢不會改變,但工資水平的提高主要依靠勞動生產力提高和企業效益的增長,而從今年情況看,經濟增速的放緩已經影響到了企業的支付能力,過快的工資增長會增加企業成本,甚至造成中小企業經營困難。”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勞動工資研究所副所長楊黎明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工資指導線的制定需要找準職工的工資水平和企業利潤增長之間的平衡點,很多地區對今年的經濟形勢,就業形勢的判斷還不準確,因此今年對此都十分審慎。

      事實上,在宏觀形勢導致企業效益下滑的背景下,大幅調高工資確實會存在難度。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后,2009年有多個省份不同程度地下調了企業工資指導線,部分還決定暫緩調整最低工資標準。

      困難 企業利潤下降是主因

      根據國家統計局統計,2011年我國平均工資繼續保持較快增長。究其原因,國家統計局人口和就業統計司司長馮乃林認為有三點:國民經濟平穩較快發展、進一步改革完善工資制度、企業用工成本上升。從今年的情況看,后兩點因素仍在對工資增長發揮積極作用,主要的變化就在于經濟減速導致企業利潤大幅下降。

      近來,多家企業向《經濟參考報》記者反映,趨緊的經濟環境、過高的成本導致了利潤縮減。富潤控股集團董事局主席趙林中介紹說,目前浙江省出口企業訂單減少、出口增速逐月回落。尤其是紡織出口企業成本上漲壓力明顯,預計今年上半年紡織品出口數量或出現負增長,紡織出口企業的盈利難言樂觀。

      浙江萬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國際貿易部業務代表陳琳表示,受勞動力成本上漲、匯率成本的影響,企業利潤有所下降,去年至今利潤下滑了5%到10%。湖南郴州糧油機械有限公司市場經理劉文說,銷售價格上不去,成本卻上漲了20%左右,價格上漲趕不上成本上漲,公司利潤下滑明顯。

      統計數據顯示,今年1至2月份,我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利潤同比下降5.2%,時隔三年后再次出現同比負增長。1至4月份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利潤同比下降1.6%,4月份當月同比下降2.2%。

      更大的問題在于年內企業利潤情況很難出現明顯好轉。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工業運行室副主任原磊(微博)表示,目前世界經濟復蘇動力明顯減弱,2012年我國出口增速將可能繼續減緩。內需總體上將維持穩定,但可能呈現穩中趨降走勢。預計2012年中國工業經濟增速全年將在12%左右。考慮到企業經營成本的上升、國際市場的不穩定以及經濟增長動力機制的調整,預計全年企業經營情況仍將面臨較大困難。

      壓力 全年工資增長難言樂觀

      在企業利潤下降,收入分配改革又未取得明顯進展的情況下,今年全年的工資增長狀況也被認為難言樂觀。

      “保證工資增速在今年是很有壓力的,作為工會組織自然期望職工工資增幅再大一點,但另一方面也不得不考慮經濟發展本身的承受力,不可能一味提高工資甚至壓垮了企業,上漲額幅必須考慮到實際情況。”中華全國總工會保障部部長鄒震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經濟走向還不明朗,所以難以對全年薪資水平做出整體判斷,但如果今年下半年經濟形勢無明顯好轉,則很可能較去年出現增幅的下降。

      但鄒震也指出,另一個影響工資增長幅度的因素是國家的宏觀政策。“比如收入分配改革的方案、中小企業的減稅降費等鼓勵政策。如果有這類措施出臺,那么我們還是可以期望職工工資較大幅度的增長。”他說。

      中國勞動保障科學研究院副研究員韓永江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時也表示,雖然就業的結構性矛盾和企業招工難一直存在,但大幅度提高工資的可能性不大。

      “用人需求最大的主要是微利行業和微利企業,因此通過大規模提高工資的方法來招工并不多,而是主要考慮以非現金的方法來招徠員工。”韓永江說,在一些勞動密集型企業中,靠提高福利待遇(比如宿舍),甚至感情留人的更常見,“今年企業成本上漲的太厲害,企業沒能力承擔大規模的漲薪。”

      建議 推進減稅同時加速改革

      鑒于今年工資快速增長的主要阻力來自于企業利潤的下降,有專家建議進一步推進結構性減稅以維持企業經營利潤。

      北京大學中國國民經濟核算與經濟增長研究中心副主任蔡志洲表示,多年來中國稅收增長速度一直快于經濟增速,營業稅和消費稅漲幅更是偏大。營業稅和消費稅主要由企業負擔,減稅有助于企業降低成本,維持經營利潤。

      不過考慮到未來企業利潤增長可能長期處于低位,可能加速收入分配改革才是更重要的。《促進就業規劃(2011-2015年)》中提出,要深入推進工資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完善并落實最低工資制度,逐步提高最低工資標準。積極穩妥推進工資集體協商工作,建立健全企業工資決定機制和正常增長機制。分析人士指出,政府和公眾對于收入的關注,將更多地著眼于收入分配,而不是工資增長上。

      “工資指導線和最低工資標準等是技術層面方案,解決短期問題,也會隨著經濟增速出現波動,而制度層面要解決的是收入分配改革等長期問題。”韓永江表示,企業的工資分配上,基層一線員工的工資增長偏慢,很多企業的工資制定是按照最低工資標準執行的,“在一些勞動密集型企業中,職工一旦受到處分,比如遲到,實際收入甚至可能低于最低工資。”

      因此韓永江建議,一方面要繼續完善最低工資制度,另一方面需要繼續擴大工資集體協商范圍。此外,需要加強國有企業、壟斷企業的工資分配的指導監督,完善領導和一線員工工資的制度管理。機關事業單位的工資分配方面,要重點關注公務員和企業職工的工資如何平衡,以及養老制度改革的問題。

      事實上,始于2004年的收入分配改革方案研究在近期有了新的動向。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賀鏗近日透露,收入分配體制改革方案將提交本月底舉行的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討論。分析人士認為,雖然收入分配改革方案能否在月底“過會”目前尚無法肯定,但結合此前收入分配改革總體方案將在年內出臺的傳聞,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年內出臺或許是大概率事件。

      經濟參考報 記者 李唐寧 方燁  

      一级毛片国产永久在线-四虎影视国产精品亚洲精品-cao成 人 免费视频-亚洲一级特黄无码A片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