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h1pjz"></em>

<th id="h1pjz"></th>

      <dd id="h1pjz"><noscript id="h1pjz"></noscript></dd>

    1. 業界資訊

      胡濱:保險資產證券化首先要放開資金運用

      日期:2010-02-01

      “如果有一個穩定的現金流,就將它證券化。”這句在美國華爾街流行的名言,卻在中國艱難尋覓市場。

      受美國次級抵押貸款危機波及,市場對資產證券化的質疑聲越來越多。但在國內,隨著今年9月以來浦發銀行(600000.sh)和工商銀行(601398.sh,1398.hk)首單信貸資產支持證券產品(abs,asset backed securities)的發行, 銀行業加速第二輪證券化項目試點。這是否意味著近兩年的低潮后,資產證券化開始回暖?

      知情人士透露,早在2006年,上海浦東已著手保險資金擴大運用渠道、保險資產證券化等課題的調研工作。但近期上海市浦東新區金融服務辦公室向本報確認,目前該調研進展緩慢。

      實際上,監管部門正逐步為保險資金證券化鋪路。2006年3月,保險公司獲批間接投資基礎設施項目;6月,獲準直接或間接投資資本市場,資產證券化產品、不動產、創業投資企業并進行境外投資。

      不過,“保險資產證券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12月7日,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法與金融研究室主任胡濱在接受本報采訪時表示。

      作為國開行住房抵押貸款證券化(mbs,mortgage-backed securitization)方案的主要設計者之一,胡濱參與了我國資產證券化試點的前期論證和設計。

      放開資金運用

      《21世紀》:上海雖然很早就著手保險資產證券化調研,但進展緩慢。你覺得,保險資金證券化試點工作的難點在哪里?

      胡濱:首先這涉及到保險資金運用的問題。進行保險資產證券化需要突破一些政策上的障礙,主要是資金運用渠道要進一步放開。

      其次,目前資產證券化在中國尚處于試點階段,正在試點的產品除了銀行的信貸資產證券化外,就是證監會主導的企業資產證券化。目前來看,(這些產品)一是流動性問題沒有很好解決,二是政策和法律層面上,包括稅收制度、優惠政策等都沒有明確規定。

      在這種背景下,保險資產證券化的啟動肯定是要滯后的。對保險來說,風險防范是第一位考慮,下一步才考慮創新。

      《21世紀》:保險公司如何介入證券化操作領域?

      胡濱:以香港的經驗為例,假如銀行的住房抵押貸款要求30%首付,這時,保險公司可以提供一種保險,讓貸款人只需10%的首付就能貸款購房。銀行只承擔10%的首付風險,剩下20%首付風險由保險公司向銀行提供,貸款人向保險公司繳納一定保費。這是保險公司進入證券化領域的一種方式,因為這個貸款最終會被銀行打包發行住房抵押貸款證券化產品。

      另外,在整個信用評級的過程中,保險公司可以提供一些產品為企業資產的質量提供信用增級。

      證券化流程

      《21世紀》:保險資金證券化的模式有哪些?

      胡濱:保險資產證券化包括投資者和發行者兩方面。

      前者是保險資金投資資產證券化產品,目前保險公司已被允許購買。但是這種產品流動性較差,所以保險公司在購買上并不踴躍。

      后者是將保險公司可以產生未來穩定現金流的這部分資產證券化。證券化的本質是將有穩定的未來收益的資產進行證券化,現在保險公司允許間接投資基礎設施,比如投資鐵路、公路等項目,該項目在未來會產生穩定現金流,這類投資就可以進行證券化。

      就目前情況來說,保險公司投資于基礎設施的這部分資產是最有可能進行證券化的。

      《21世紀》:那這部分資產通過何種渠道實現證券化?

      胡濱:在資產證券化的操作流程中,發起人的基礎資產通過spv(特殊目的工具,special purpose vehicle)這個管道進行證券化。

      spv有兩種模式。一種是國外通行spc(特殊目的公司,special purpose company),即通過設計一個spc,采取資產轉讓的方式,對風險進行剝離,使資產脫離資產負債表,然后以spc發行證券。

      第二種是spt(特殊目的信托,special purpose trust)。目前中國只允許通過信托的方式來發行資產證券化產品。不同于spc,spt不是把資產直接轉讓,而是將其委托給一個機構來管理。其分離保證了信托資產的安全,不會因受托機構和委托機構的破產而影響證券化基礎資金的安全。

      因此,如果下一步保險做資產證券化,就目前來說,后者是比較現實、最可行的。

      推進的三個要件

      《21世紀》:保險資產是否真的迫切需要證券化?

      胡濱:當然需要。

      資產證券化可以緩解流動性過剩問題,通過證券化,既可以提高資金的運用,也為投資者提供多種選擇。

      目前保險資金一部分主要投資股票,另外一部分用來購買固定收益債券等產品。這類債券可在未來產生固定的現金流,本身就可以作為基礎資產進行證券化。

      普通的債券,按照標準的程序,有固定收益、年限,需要長期持有。而證券化產品具有結構性金融的理念,可以對債權進行結構化安排。這樣一來,產品期限可以重新設計,也可以把不同利率、不同風險的資產放到一起進行管理,重新組合,發行新的證券化產品。投資者則可以根據自己風險偏好和不同的需求來購買,這樣更加靈活多樣,有利于風險防范。

      <21世紀》:保險資產證券化下一步的工作重點在哪?

      胡濱:我個人觀點,下一步要解決三個問題。

      一是立法。資產證券化目前在國內還處于試點階段,需要立法先行。仿造韓國模式對資產證券化專門立法,這是最有效、最適合中國國情的;二是解決目前流動性的問題,保險資金運用要放開;三是交易場所問題。目前交易市場有兩個:銀行間交易市場和滬、深證券交易所。目前比較現實的是允許資產證券化產品跨市場交易。

      21世紀經濟報道

      一级毛片国产永久在线-四虎影视国产精品亚洲精品-cao成 人 免费视频-亚洲一级特黄无码A片大全